秦皇岛>>焦点图

苍苍栗树 相伴人间500年

2018-11-23 10:55:50 来源:青龙报道微信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板栗,位于秦皇岛青龙满族自治县八道河乡沙河村。树龄500年,树高11.5米,树围430厘米,冠幅平均10米,东西8米,南北12米。学名:板果。科属:壳斗科,果属。

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。

市域内燕山一带,一株株百年古栗树咧嘴吐出褐色的珍珠。阳光倾泻,落叶纷飞,山野幽静,鸟语虫鸣……

闭上眼睛,仿佛听见他们正用其穿透历史的声音,轻声诉说数百年来充满酸甜苦辣的人间烟火。

“100多岁的老树我们这可多了!”说起村里的古树,村民们言谈话语中充满了自豪。

10月中旬,记者来到青龙满族自治县八道河乡沙河村,走过洒满斜阳的田间小道,脚踩落叶的沙沙声,以及淡淡枯叶的味道,让这里充满了的古朴乡野韵味。很快,一棵巨大的古栗树出现在眼前。

2007年出版的《年轮档案——秦皇岛名木古树摄影报告集》记载,这棵古栗树已有500年树龄。记者看到,古树起码需要三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环抱过来,在树干四五米高处,五条粗壮的枝干向外延展,高大挺拔,枝叶繁茂,抬头仰望,甚是壮观。

“我爷爷要是还活着,得120多岁了,小时候,爷爷经常跟我讲,老栗树在他小时候就是那么粗,”70岁的方明曾连续几十年任村党支部书记,在他记忆中,这棵树的大小也一直没怎么变过,“村里老人们说,康熙年间,这棵树就有了。”

方明告诉记者,村里有年头的栗树不少,村民们按照树围的大小,选出来最大的三棵,称呼为“老大”“老二”和“老三”,另外两棵在距离古树十几米远的西北处,由于离水源较近,所以长势要比“老大”旺盛。

“五六十年前,村里这么大的树得有100多棵,现在只剩20多棵了。”张卫兴在村里主管林业,同时也是村里板栗合作社的社长。他说,分产到户后栗树归村民个人家所有,有的管理跟不上,果实产量低,于是很多人都把自家的树卖掉了。“从树干分出来的这根树枝,锯下来卖四五百块钱,有些树是挖走了卖,但大多数都被截断卖掉了。”张卫兴叹息着说。

前几年,也开始有人打起了古树的主意。“有承德来的客商想要买古树,还专门在附近村搜集,我不可能让他们买去,必须原封不动地长在原地,保护好它。”张卫兴说。

●探秘古栗树

记者看到,老栗树虽已几百岁“高龄”,至今一枝一叶都保存得完好。这棵栗树能存活至今,离不开村民的管护。据张卫兴介绍,这株树村民杨焕奇在世时看护多年,如今,杨焕奇的坟冢就在老树脚下,古树的管理交由他的媳妇和儿子,板栗合作社每年也会帮忙进行施肥、打药和修枝。

“这一棵古树结的果,能顶一小坡的呢!”张卫兴介绍,古栗树每年结果170至180斤,最多的时候产量能达到200多斤,而一棵平常的栗树一年结果只有五六斤,相当于三十多棵栗树的总和。

●关于青龙板栗,有丰富的历史故事。

据说20世纪中后期,日本株式会社曾对中国14个板栗出口基地进行跟踪评测,认为青龙板栗质量最优,具有裂壳较少、涩皮易剥、含糖量高三个特点,因此他们建议单独注册为“青龙甘栗”。有位日本客商更是临终遗言,让后人把他的部分骨灰撒在青龙“板栗王”周围,使其永远与青龙甘栗相伴。

此外,查阅我国古典典籍和文学佳作,如《诗经》《山海经》《史记》《上林赋》等都有关于板栗的记载和描写。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载:“燕秦千栗树,此其人与千户侯等”,说明汉代种植板栗的收入与千户侯相等。历史演进到现在,板栗不仅丰富着出口创汇资源,而且还成为农民群众致富奔小康的重要产业。

如今,沙河村860多户村民,几乎家家种植板栗,村里栗树已达到180亩左右,树木1000多棵,并且和安徽的“栗上皇”企业已多年达成合作关系,全村一年通过板栗收入达到600万元。

“下一步,水利配套设施给做好,还有400亩地……”刚竞选为村委的张卫兴,满怀信心地规划着村子的美好未来,但那几百亩原水田地,成为他心里的隐忧。

沙河村在处于青龙地势较平的地带,以沙河环村而流得名,“要平地有平地,要山地有山地”的沙河曾出产水稻、小麦、苹果等农产品,村里人自豪于其“小江南”的资源禀赋。但记者采访到的几位老沙河村民都表示,近年沙河水变少了,一度由于采矿业无序发展,沙河也受到污染。张卫兴说,顺水流下来的采矿废水不利于水稻的生长,如今沙河也不具备水稻种植的条件了。

当下,环保越来越受到各级部门的重视,一些小矿山得到整治、关停。他们期待未来水更清,山更绿。他们还打算将土进行深翻,将底层没有受过污染的土翻到上边,种上合适的作物。“守护环境,就是守护我们沙河的未来。”谈及沙河村的明天,张卫兴和他的同伴们有无限的期待。(赵洁娜、程学水)

责任编辑:王春红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
博聚网